60狗亚体育ios版网 > 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 第两千二百三十九章 黑和白
????2239、黑和白

????“……确实如此,伊布利斯他们找到了中点站的启动方式,这个上古遗迹可以产生强大的牵引力来移动银河系范围内的任何一颗行星。当然,如果这个行星没有经过改造的话,那么很快就会因为引力接近洛希极限而被粉碎。”一个全息影像说道,这人全身被刻意制造的黑影笼罩,只能依稀看出来他是个光头。

????“原来如此……呵呵呵呵呵……”达斯-西迪厄斯身穿黑色斗篷,遮住了自己的容貌,只能看到那鹰钩一样的鼻子和满是皱纹的下巴,听到光头的汇报,发出一阵扭曲的笑声,“中点站……原来有这样的功能……你还知道些什么?”

????光头却没有回答,只是呵呵一笑说道:“这,就取决于你能给我什么了。”

????“我要的可不仅仅只是情报,这么简单……”西迪厄斯缓缓说道。

????“这可太巧了,我也不仅仅只是想卖一句话,那么简单……”光头抚掌一笑说道。

????达斯-西迪厄斯伸出他那干枯的双手,在眼前玩味的握紧又放开,意有所指地说道:“科雷利亚星系在最初其实是一个封建集权的政权,而其中的第一家族,就是历来一直作为国王统治着这个国度的,索罗家族。但是索罗家族的统治只持续到了300年前,最后一任科雷利亚国王,贝雷斯隆-索罗在一场民主改革之后,被迫放弃了王位……堂堂的科雷利亚第一家族,到现在却日薄西山,连他们的后人,都开始干起了海盗的行当,真是……令人唏嘘啊,你说是吧,丹-索罗阁下。”

????“你应该叫我,黑色的达拉!!丹-索罗已经死了!!”光头厉声说道。

????“哦对……我差点忘了。丹-索罗这个名字一旦在科雷利亚出现,那就会成为通缉犯呢……你的父亲克罗尔-索罗曾经自称贝雷斯隆-索罗的后裔,想要发动政变复辟索罗王朝,不自量力的他,很快就被绞死了。呵呵呵呵呵呵呵……”达斯-西迪厄斯嘲讽地说道。

????光头没有说话,看起来十分平静。但是达斯-西迪厄斯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不要这样徒劳的伪装了!!你拙劣的演技在我面前没有丝毫作用!!我能感受到你的愤怒,你的不甘,你的屈辱!!哪怕隔着好几个星系我都能感受到你沉重的心跳声!!哈哈哈哈哈!!献出你的忠诚吧,丹-索罗!!然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复仇!”

????“对!复仇!!仇恨将是你最强大的动力!!我会帮助你复仇,而且不仅如此,我还会让你重新登上王位,君临整个科雷利亚星系,就好像你的曾祖父贝雷斯隆-索罗一样!!而且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你的孙子,还活着。”达斯-西迪厄斯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

????“这不可能!我的儿子乔纳森-索罗在十年前就死了!和他的儿子一起!!”丹-索罗大声说道。

????“不不不不,乔纳森-索罗确实在十年前就死了,但是他的儿子,汉-索罗却并没有死,他活了下来。”西迪厄斯说道。

????“他在哪儿!!”丹-索罗猛地跳起来急切地问。

????西迪厄斯摆了摆手,“在时机成熟,你自然会看到他。现在,该你说了。”

????丹-索罗毫不犹豫的单膝下跪,深深地低下头,沉声说道:“我,索罗家族第127代子孙,丹-索罗,甘愿奉您为主,我将对你献上我全部的忠诚。从今往后,我就是你最忠实的奴仆……”

????“忠实的奴仆……”达斯-西迪厄斯重复了一句,突然他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哈!!还真的是我最‘忠实’的奴仆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对您的忠心,永远不变。”丹-索罗再次强调。

????达斯-西迪厄斯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突然沉静地说道:“很好!对于你,我自然是相信的……因为你将会是我唯一的,最忠实的,奴仆……接下来,证明你的价值吧!!未来的,科雷利亚国王,丹-索罗……”

????丹-索罗一直低着头丝毫不敢怠慢,他大声回答:“如您所愿!我的尊主!!我必将把中点站,拱手奉上!!”说完,他保持着跪拜的姿势,关闭了通讯。

????达斯-西迪厄斯看了看陷入黑暗的投影设备,冷笑一声,揭开了头罩,还是那个精神矍铄的老人,那个为银河共和国鞠躬尽瘁、殚精竭虑的议长大人——希夫-帕尔帕廷,但是此刻他的眼中却满是阴鸷,金色的眼眸闪烁着凶光。

????帕尔帕廷一把把斗篷扯掉,露出下面那一身华贵的议会长袍,接着他看了看就站在一旁侍立不动的副议长马斯-阿梅达说道:“继续拷问加里斯-斯雷克,把他最深处的记忆都给我挖出来!!然后,我要知道汉-索罗的下落!!”

????说完也不等回话,径自就朝着门外走去,在路过马斯-阿梅达的时候,顺手就把刚才扯下的斗篷放在他的手中。

????在出门的一瞬间,他眼中的金色已经恢复正常,和蔼的神色重新回到了脸上,但是此刻却显得忧心忡忡。他沉稳的步伐也变得有些虚浮,一切就好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一样。回到办公室,梅斯-温杜大师带着安纳金-天行者已经在那里守候,看到帕尔帕廷进来,温杜大师抬起头来,他没有说话,眼中却带着探寻的意思。

????帕尔帕廷深深地看了温杜大师和安纳金-天行者一眼,摇摇头长叹一声,径自来到办公桌前坐下,双手交叉捂着额头,良久没有说话。温杜和安纳金也没有打扰他,只是继续站着等待。过了起码5分钟,帕尔帕廷才抬起头,脸上满是疲惫,那些皱纹也似乎比往常深了许多,就好像一道道沟壑一般。

????“对不起……我……”帕尔帕廷又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欲言又止,然后深吸一口气才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说道:“刚才我跟伊布利斯议员再次进行了交谈,不,应该叫他伊布利斯执行官了吧……”

????“哼!他没有任何资格自称执行官!!背叛共和国的人必将付出代价!!”安纳金-天行者大声说道。

????“你的勇气让我欣慰,安纳金,哪怕是对原力一无所知的我,也能看到你正在飞速的成熟起来,你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帕尔帕廷说道,接着他看了看似乎想要驳斥这一点的温杜大师,勉强地笑了笑,继续说:“但是现在科雷利亚的事情,已经不是勇气能够解决的了……”

????“科雷利亚星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温杜大师急切地问。

????帕尔帕廷调出了TD-10036-EM-1271星系现在的星图,又调出了这个星系以前的星图,指着全息投影叹息一声说道:“这就是这个星系在一个星期以前的样子,和现在的样子。”

????两名绝地武士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安纳金失声叫到:“这……这个星系是被摧毁了?!”

????“没错。科雷利亚人掌握了一件10万年前的遗迹的力量,中点站。通过这个可怕的造物,他们可以轻易而举的摧毁银河系的任何一个星球——自然,也包括科洛桑。”帕尔帕廷说道。

????“所以他们凭借这个中点站来要挟我们承认他们的独立?这是赤裸裸的背叛!!”温杜大师厉声说道。

????“没错,他们成立了五星同盟,从银河共和国当中独立。不过这个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因为他们还在试探我们的反应,并且也在抓紧拉拢科雷利亚星区的其他星系加入其中。这,就是我让你们立刻从前线回到科洛桑的原因,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场背叛!科雷利亚星系是共和国最重要的星系之一,一旦他们脱离共和国,我们的财政很快就将崩溃!而如果他们拉拢了科雷利亚星区当中的其他星系加入五星同盟的话,我想共和国的日子也就到头了,分离主义的魔爪会伸向整个银河系,所有的人民都将陷入水深火热当中……”帕尔帕廷说着,无比沉痛地再次长叹一声,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叹气了。

????“这些背叛者不可饶恕!!议长阁下,请你授权我马上出发,我将把这个伪政权彻底摧毁!!把罪魁祸首全部送上绞刑架!!”安纳金-天行者大声说道。

????“安纳金-天行者!!”温杜大师提高音调厉声喝道,“记住绝地武士的教义!!不要让情绪左右你的判断!!更不要轻易的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你在欧比旺-克诺比手下学习的这段时间到底干什么去了!!现在你给我出去!!”

????帕尔帕廷眼中的轻蔑之色一闪而过,他摆摆手说道:“我相信安纳金不是一个如此残忍好杀之人,只是他心忧共和国的生死存亡,心忧无数民众的安危,这才失了方寸。现在事情紧急,我们还是暂时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这细枝末节的争吵之上的好。”

????温杜大师瞪了安纳金一眼,不过他也认同帕尔帕廷的话,转而说道:“我会亲自率领舰队出征,前去摧毁中点站!只要失去了中点站的依靠,科雷利亚的那些叛乱分子自然就不敢再掀起任何波澜了。”

????帕尔帕廷却摇了摇头说道:“这正是我想要提醒你们的。中点站,不能被摧毁。因为,它只是一个民用设施。”

????温杜大师皱眉反问:“恕我直言,你是说一个可以顷刻之间摧毁一颗星球的‘民用设施’吗?”

????“你只看到了中点站那巨大的威力,那无可比拟的破坏性,却并没有看到另一半。”帕尔帕廷摇头说道:“事实上,科雷利亚星系之所以在一个星系当中就拥有五颗气候适宜的宜居行星,正是因为中点站的原因。在10万年前,中点站的建造者使用中点站的伟力,将五颗行星从别的星系移动到了科雷利亚星系,这才造就了现在的这个繁荣无比的科雷利亚。”

????说着,帕尔帕廷伸出双手,一只手摊开,另一只手握拳,摆在温杜大师面前,他的眼睛却盯着安纳金-天行者,缓缓说道:“所以,中点站在伊布利斯的手中,是一个可怕的武器,但是在建造中点站的基利克人手中,却是一个无以伦比的改造工具。那么你告诉我,中点站到底是什么呢?一个十恶不赦的存在?”

????“但是现在我们的科技水平根本无法对抗中点站,这样一来,中点站就失去了制衡!这个宇宙当中的任何事物,一旦失去平衡,那么就会脱离本来的轨迹,走向毁灭。”温杜大师反驳道。

????“让我们畅想一下,如果我们掌握了中点站之后能够做到的事情。现在分离主义者掀起内战的根源,在于对资源的分配不均,但是有了中点站呢?我们可以把贫瘠的星球移动到富庶的星系当中去,把偏远的星球移动到靠近超空间航道的星系当中去。甚至连荒芜的西境,我们也可以专门划出一颗探索殖民用的星球,然后直接移动过去,展开进一步的扩张工作!!一旦有了中点站的帮助,人口爆炸问题,资源不足的问题,分配不均的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难道这不比粗野的将其摧毁更有价值吗?”帕尔帕廷说道。

????温杜大师沉默了,他也被帕尔帕廷描绘的前景所吸引。

????看着他的样子,帕尔帕廷笑了笑继续说道:“力量是不分善恶的,人,才有善恶之分,如果仅仅因为这个力量的强大就去拒绝它、害怕它,那么我们的文明永远也无法得到发展!当几十万,上百万年前,原始人第一次看到火焰的时候,如果他们害怕、拒绝,那么人类文明永远不会前进!!想象吧,用你们的心来思考。”

????帕尔帕廷嘴上似乎是在对温杜大师说着中点站的事情,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低头不语的安纳金-天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