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狗亚体育ios版网 > 虐仙记 > 第175章战败
    可是元壁君的脸色,忽然之间黯淡了下来:“哼,你想给自己争取苟延残喘的时间?”她忽然之间从极端狂喜之中回过了神来。的确,这是一个对她大大不利的事情。、

    的确,恢复她往日的美貌固然重要,可是,却不能以此作为交易。

    一旦在今日放过了萧君,则自己以后未必再有今日这样的机会。好个狡猾的老狐狸,居然想以女人的弱点来对付于我,但是想不到的是,我元壁君岂会上你的当。

    “哼!无耻逆贼,老匹夫,我大匈朝廷对你不薄若,想不到你居然叛逆于我,而且,当日在神枭潭,你见本太后落单,居然想杀了我,如此大逆不道之人,我大匈帝国岂会留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向元洪使了一个眼色。

    元洪会意,手提厚实背大砍刀随即冲出,就要和萧君动手。他们亲姐弟弟,互相明白对方的心思,知道大姐的意思是叫自己先下场和萧君决战,到时候一旦自己遇到危险,夏雨田没有不救援的道理。、

    夏雨田此人虽然自负无比,可是毕竟还是自己这方的人,断然不可能在危急时候反帮敌人的道理。而且,现在自己一方的人马大大的强于对手,就算是在大将的比拼上,也稳当的压制住萧君一头。别说萧君受了伤,中了毒,即使他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他也万万不是自己一方的对手。

    “等等。”就在元洪的刀势将起未启的一刹那之间,夏雨田喝道,元洪一愣,只得停下。他知道,在这样的时候,绝不能惹夏雨田。、

    这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物,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翻脸。

    萧君看着夏雨田的时候,眼里射出赞赏的光:“夏先生,如此看来,你果然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不愿意占我一点点的便宜,是也不是?”

    “算你猜对了我的心思。好吧,看在你刚才事先提醒我的份上,如果今日你败了,我可以饶你不死。”夏雨田的声音冷漠如冰。

    萧君忽然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这还用问吗?你受了伤,中了毒,而且现在你们一方又处于弱势,我本来不该在这样的时候和你动手,可是元家军不能因为我一人而耽误了平定叛逆的机会,你请出招吧!”

    夏雨田一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之中一片冰寒,他肩膀上的长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手里,轻轻的一阵摆动,像是一条妖怪长蛇。、

    他的刀势一起,天地之间一片肃杀,使在丈许之外的战士的身体上都感觉到刀锋一般的寒冷。

    夏雨田的眼中随即露出空洞的神色,一副老僧如定的样子。

    他没有起丝毫的轻视之心,相反,他似乎更加的慎重。

    萧君心中一阵高兴。他知道,自己的第一个目的,算是达到了。接下来,只要他能击败夏雨田,那么一切的局势,都可能起变化。到时候他完全可能重新掌握主动。

    夏雨田是元家人心目中的神灵,若是能击败他,事情将再次的改观。他知道自己手下这两万亲兵的战斗力,那是非常的强悍。虽然自己这方的将领是差别了一点,可是群战之术,这些人都是训练纯熟了的,到时候大可以翻盘。

    他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像是和自己的拳头有仇,他捏得很紧张,以至于萧玉鳞可以听到他拳头之中骨节轻微的爆炸声。

    薛冲的神色很紧张:“老龙,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正是萧君太师用人之际,你要我一个人躲藏在这里,究竟算是怎么回事啊?”

    做缩头乌龟,薛冲老大的郁闷。

    “小子,你以为你现在出去就能改变什么局势吗,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出去,萧君说不定会真的死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薛冲握着手里的柴刀。此时的他,藏身在照妖眼之中,一点也感受不到场中可怕的气势。他自然看得出来,此时的元家大占优势,但是他又暗暗的高兴,因为他可以看到萧君和夏雨田单独的动手。

    “哎呀,奇怪,奇怪,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薛冲忽然叫了起来。

    “什么不对劲?”

    “我感觉萧君并没有受伤。因为他腿上的伤里根本没有血肉在运行。”此时的他,晋起心灵力,进入深度胎息的状态,周围的一切,包括是萧君裸露在外面的皮肉,都无比清晰的进入了他的感官。

    “真的?”老龙开始惊讶的叫了起来,“看来,这一次萧君战胜的可能性极大,何不助他一臂之力,只有你,可以改变这一次战斗的走势。若是萧君腿上的伤是假的,那么夏雨田很可能本身就会败在萧君的手下,可是一旦你出手,夏雨田不仅败,而且还有可能死。没有道术的高手能靠近夏雨田身边百步而不被他发觉,就更不用说武功高手了。可是身有照妖眼的你,却是大大的不同。”

    薛冲的心中刚刚开始这样转着心思,场中的情形,已经起了变化。

    此时夏雨田和萧君已经开始交手,啊啊的声音之中,首当其冲距离两人一丈之内的战士都被狂爆的气劲震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夏雨田的长刀很轻松的劈了出去,斜斜的指向萧君,可是萧君反而闭上了眼睛,伸出自己的拳头,手指曲伸之间,发出了一飘渺的拳意。

    不少的人都在替他担心,以自己血肉的拳头抵挡夏雨田的霸刀,这岂非是在自寻死路?

    喀嚓!火星四射之中,夏雨田的身子,滴溜溜的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很轻盈的退后了一丈。谁也想不到粗犷狠毒的他,身法居然如此的轻灵。

    即使是自诩轻功高超的薛冲在照妖眼中见了,也深深的受到震动,夏雨田的轻功,已经到达了一种一羽不能加的地步。

    但是老龙却没有看夏雨田,他看的是萧君。“好恐怖的天龙神拳,居然可以锻骨如精钢,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小子,你不是说曾经看到过萧玉鳞的大心脏吗?”

    薛冲随口答道:“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也许我可以猜测到萧君武功真正可怕之处,也许不是他真有天龙的大力,而只是他运力的技巧不同而已。这才是天龙生死劫最为恐怖之处。我真的想不到,世间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武功。”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夏雨田的第二招“长空万里”已经发出。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的惊艳,真的是潇洒出群,桀骜不逊,谁也想不到丑陋如夏雨田者,居然可以发出如此俊俏的刀法。

    萧君的裤管收起,手指不断的曲伸之间,拳头再次的击出“天龙摆尾”,犹如一只蝎子的尾巴,直接击向夏雨田的掖下,似乎是无赖的招数,两败俱伤。、

    可是夏雨田一看了这招,居然开始后退,犹如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他怎么知道这里就是我这一招最致命的漏洞?

    原来,夏雨田的这一招,唯一的漏洞就在掖下。他这一刀出去固然可能杀了萧君,可是自己也很可能死。

    身为武学大家,怎么可能使出如此乖牛的招数,所以他退。

    两人这一交上了手,方圆四丈的距离内,到处都是拳风刀影,战士包围的圈子逐渐的扩大。谁都知道,一个不小心被一丝拳风或者是刀影扫到,就是死的命运。、

    元壁君暗暗焦急,她何尝不知道夏雨田这样做其实有点冒险的成分。以他大匈帝国第一高手的身份,应当等着对方向他挑战,在这种两军对阵的时候,他大可以不按照江湖上的规矩,那样的话,元家现在早就胜了。可是夏雨田偏偏给了萧君拼命的机会。

    “洪弟,以你看该怎么办?”

    “小弟以为,不如请米公公用他的白光斩刺他一剑,那样的话萧君必败无疑。本来,你的金瓶神剑最适合偷袭,可是万万不能在两军阵前使出,因为你是太后,要顾及王室的体统。”

    “你说的是。”元壁君说到这里,手指轻弹,一缕兰色的光芒射了出去,向米公公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米公公会意,靠近了交手两人的中心。

    他的身形无疑很佝偻,而且很老了,行走的时候,也在不停的咳嗽,这使得一向心细的萧玉鳞也没有看出丝毫的破绽。

    但是,就是这个病骨支离的老人,在距离萧君一百步的时候,射出了他的飞剑。

    一道夺目的寒芒射向正和夏雨田做生死决斗的萧君。

    在这样的情况下,萧君不可能抽出多余的精力来对付米公公。

    不过,萧君作为肉身接天颠峰的强者,感应能力自是十分的厉害,只好尽量的将身子一缩,准备以硬功抵挡飞剑的切割。

    元壁君笑了,笑得有些得意。不错的,萧君就算不被夏雨田的刀杀死,他也会受伤。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米公公手上飞剑的厉害了。

    她知道,萧君身体上穿有“斗天字母战王铠”,不惧怕暗算和冷箭,可是,白光斩岂是一般的暗算。这是飞剑,剑身上附带强大的灵气,杀伤力巨大。

    萧玉鳞惊叫一声,冲上想要援救,可是显然已经迟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喀嚓声响之中,薛冲的柴刀再次的折断。

    不过,米公公的飞剑也没有击中目标,打了一个圈子,再次的回到了他的手中,他的脸色变了,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

    “哈哈。”薛冲哈哈怪笑声中,出了照妖眼,“夏雨田,你羞惭不羞惭,如此依多为胜,即使是胜利了,也没有丝毫的光彩,我说的没有错吧?”

    夏雨田收刀,眼神之中充满奇怪的深思的神色:“小子,你身上有道器,我霸天山庄之中的‘战神之卵’,就是你偷的?”

    “这你早就已经知道了。我告诉你,萧君太师这是让着你,你别不知道好歹,到时候吃了大亏不要怪我?”薛冲想不到,夏雨田对自己的恨,竟然比对萧君还要多。

    、也难怪,自己辛苦培育了数十年的战神之卵,说没有就没有了,这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你想偷袭我?”夏雨田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心,一阵阵的寒冷。的确,身有道器的薛冲,如果要偷袭他,显然不能成功,可是却可以使自己陷入非常被动的境地之中。

    无论是谁,在面对萧君这种对手的时候,任何的分心对自己来说,就和失败没有什么两样。、

    刚刚的交手,是萧君首次和自己真正的交手,此人的武功,无疑已经到了深不可测量的地步,若想真正的胜他,非是一日之内可以分出胜负。

    萧君的武功,浑厚、大气,招招都是料敌机先,而且还能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之下反攻。不管是武功还是经验,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自己实在没有任何胜他的把握,这是夏雨田对萧君的评价。

    可是此时的萧君,感激薛冲之余,却是对夏雨田的刀法,佩服得五体投地。、

    夏雨田流传出来的刀法,和他现在所使的刀法,可说是截然不同,而且使他更为奇怪的是,夏雨田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中规中矩,似乎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但是就是这种看似死板的招数,一招接着一招,却将自己彻底的困住。

    使自己完全的不能发挥天龙生死劫强大的打击力。、

    一向以来,萧君都是将对手猜得一清二楚,可是面对夏雨田的时候,他第一次感觉到迷惘,因为敌手的招数他根本用不着猜。

    可是,也不知道夏雨田在这些招数之中加上了何等的变化,就在他使出来的时候,却充满了神韵。这就像是一个绝顶的歌唱家,不管多么拙劣的旋律到了他的口中,都可以变得优美动听。好神奇的功夫,居然真的做到了化腐朽为神奇,化平凡为瑰丽。

    萧君此时还没有用出自己最强大的武功,可是他知道,即使自己使出最强杀招“十象天龙”,也未必能够击败夏雨田,因为,夏雨田也没有使出他威力最大的“霸天一刀”。

    在他的刀下,一切都好象是庖丁手下的牛。

    “不错。我身有道器,可以隐蔽住自己的身形。我若是事先不告诉你,偷袭你,也许此时你早就已经败了,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你知道是为什么吗?”薛冲的口气之中充满尊重。

    “告诉我。”

    “因为在这所有的人之中,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还算有一点正人君子的样子,我是尊重你的为人,为什么要偷袭你,让你在天下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夏雨田的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无理的对我说话,你的小命会保不住的?”

    元壁君早已经焦急的来到场中:“薛冲,本太后对你不薄,你若是识相的话,乖乖的给我退走,也许本太后一发善心,还可以让你回金瓶宫多吃几年窝囊饭/”

    她对薛冲的恨意,自然极深,若不是他,萧君也许根本不能占有优势。这小子明明得到了自己的身体,就算没有一点点的爱惜之心,可是自己对他的器重,却是显而易见,但他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来坏自己的事。

    真的是忍无可忍。她现在想到被盗窃的金梅瓶,还感觉到一阵一阵的难受。

    龙应天。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人,一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中就冰凉冰凉的。

    “你们不要逼我!”薛冲笑了起来,“若是你们一定要逼迫我,那么我手中的百步神符雷。随时可以射出,你们都想想吧,今日的形势,你们是不是一定能全歼了萧家?”

    哗啦一声,薛冲抽出了符雷箭,搭在星落长弓上,对准了夏雨田:“夏先生,我知道你不会畏惧任何人的威胁。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若是我在道器之中用这种东西暗算你,你有几成

    的机会可以躲避得开?”

    “你暗算不了我。”夏雨田一笑,他知道自己身上战甲的威力。

    可是薛冲摇头:“非也。夏先生,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是说你在和萧君太师决战的时候,你难道还可以抵挡住我的偷袭?”

    夏雨田的瞳孔收缩,心中涌起一股畏惧之意,的确,薛冲有这样的威慑力。

    “小子,你想怎样?”

    薛冲的眼睛,就看向了元壁君,这个曾经和自己深度缠绵过的女人,心中忽然的涌起十分奇怪的歉疚的味道:“太后。我想和你做一笔买卖。”

    元壁君笑了,风情百种:“小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做梦。我再次劝你,回来吧,我会好好对待你,和我……和我有过感情的男人,我都不会亏待他的,你回来吧。”、她的声音越说越轻,到后来竟然是使用神念传过来的。

    薛冲的心中一阵的荡漾,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和她的许多风光旖旎之事。老龙大急:“小子,小心她的飞剑。”

    他的话刚刚一落,薛冲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阵刺骨的疼痛,已经被金瓶神剑划落了好大的一块皮肉。这一次,薛冲虽然还是有点被出其不意偷袭的味道,可是他发现,自己感官的感知能力,再次的得到提升。

    “妈妈的,这么凶残的婆娘,我和你拼啦!”正在薛冲这样吼的时候,元壁君进攻的手势终于强横的切下,向萧君发动了致命的攻击。

    好一场大战!真的是鲜血横流,尸激如山。

    薛冲的胃中血脂飞速的释放,使得他的肩膀被损伤的血肉很快的好了起来。

    在舍生忘死的战斗中,夏雨田是孤独的,因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卑鄙,因为萧君的光明磊落,使自己对他的最强杀招有了防备,可是现在自己必须得进攻他。

    他这一抵挡住萧君,元洪和元壁君趁势追入阵中胡乱的杀人,萧玉鳞虽然厉害,灰狗虽然也不错,可是根本抵挡不住元壁君鬼魅一般的冲击。、

    当然,元洪也是不可阻挡的,萧君的亲兵若不是身经百战的军队说不定早就已经崩溃了。、

    就算是苦苦支撑,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萧君是抵挡不住了。

    薛冲抢了一柄柴刀,抵挡住元洪鬼神一般的攻击。

    这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武功使出的时候,犹如万花筒一般的使人眼花缭乱,根本无从招架。还好“晴空万里”这一招十分的管用,居然一再的抵挡住了对手的攻击。

    元家的军队四面八方的围绕了上来,萧君的亲兵死伤惨重,在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里,阵亡近万人。

    此时的萧君,彻底的陷入了重围之中,围绕着他攻击的除了夏雨田,还有天傲、夏无伤、元彪这些厉害无比的人物。

    此时的他,别说战胜,即使是冲出重围,那也是不可能。

    “太后,小王来助您一臂之力。”随着这阵强悍的声音,冰龙王子的身形冉冉的飘落场地之中,挥舞他的冰魄神剑,一下子就斩杀了萧君手下一个肉身第八重天纵的强者。

    元壁君大喜,立即命令元洪:“洪弟,你和冰龙王子一起去助夏先生,不管是生擒还是格杀,都一定要除掉萧君。”她知道,现在是到了围歼萧君的时候了。、

    夏雨田忽然收住手中的刀:“萧太师,好厉害的武功。可是我不能这样杀你,你走吧!”

    他的眼神之中,忽然露出一种怜悯的色彩,喃喃的道:“数十年前,我曾卑鄙的刺杀了龙应天,至今耿耿于怀,想不到的是,这么多年后,我还要做违背良心之事。”

    萧君的眼中露出一丝感动的意思,裤管上的伤口似乎刹那之间好了。、

    正如薛冲的探测,他腿上的伤,其实不是真正的伤,而是一种极端厉害的武器,一旦释放,即使杀不了夏雨田,也很可能伤了他,一击取胜。

    可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自己这一方可谓是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也不必暴露自己所有的秘密,当下当机立断,两拳开山裂石的拳头击出,分别击退冰龙王子和元洪,冲回本阵之中。

    薛冲吼了起来:“太师,现在就突围吧,再不走的话也许就来不及了。”

    萧君看着如入无人之境胡乱杀人的元壁君,叹息一声:“也罢,我轻视了元壁君的实力,是此战失利的根源。孩儿们,跟我杀出去,三年之后,我们再杀回盛京城!|”

    “三年之后,我们再杀回盛京城!”

    他的这些手下都是跟随了他很久的老人,对他奉若神明。

    薛冲一柄柴刀当先,抵挡者无不望风披靡,即使是元彪这样凶悍的人物,也被薛冲攻击得连连的后退。、

    当此之时,有元家宗室的高手元虎,挥舞手中的大刀胡乱杀人,但是遇到上了薛冲,抵挡住了薛冲前面十三个回合的攻击,终于冷不防薛冲眼中神光爆射,准确的击中了他的心灵。

    到了现在,薛冲的心灵力可说是日益的提升,在深度胎息的状态下,居然没有丝毫的退步,反而精进,准确的探测到此人的心率,一道神光——大波射出,居然就起到了效果。、

    元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着了薛冲的道儿,半边的脑袋被劈开。

    一代宗室,肉身第八重天纵级别的前者,就这样冤枉的死在薛冲的刀下,死得淅沥糊涂。

    薛冲一点也不客气,抢过他座下的龙马,一勒马缰,那马经不住他的大力,居然泼辣的奔出,杀条血路,冲出了盛京城。、

    此战,元家大获全胜,直将萧君的部队追击出盛京城三十里,方才缓缓收兵而回。

    萧君在后军亲自殿后,抵挡住元洪、冰龙王子和元壁君以及天傲的轮番冲击,损失战士数千人,只带领八千人马逃走,于路驻扎于野外,显得十分的萧索。

    “萧君太师,小寨虽然不大,但是可以歇马,不如太师跟我回大雪山?”薛冲很真诚的发出了邀请,他知道,现在的萧君,已经到了穷途末路。

    他的武功当然厉害无比,可是已经失势,那显然就不能掌握天下。此时的他,听了薛冲的话,好半晌不发一言,终于积出一丝笑容:“小兄弟的盛情,我萧君心领了。您的恩情,我记在心中啦,放心,他日如你有难,我也会帮助你的,记得回去告诉小儿玉章,叫他就在你的手下好好的干,你是个人才,看来我是老了,真的不中用了。”、

    他这一说,他身边无数的将领赶紧劝慰,他只是愁眉不展。

    薛冲知道,这样的事情无可劝慰,只得向萧君抱拳道:“太师,既然如此,小子先行离开。我大雪山和萧家军,永远是盟友。我离开军中已经好多时候了,真的有点想念手下的兄弟们了,这就告辞?”

    萧君郑重的抱拳还礼:“是啊,那回去看看吧,随时保持联系就行了,保重!”

    “您也保重。”薛冲说完,猛的跳上了龙马,一骑绝尘,向大雪山的方向,轻快的冲了出去。

    他的确很想念那一批创帮立道的兄弟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