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狗亚体育ios版网 > 虐仙记 > 第1472章求婚
????第1472章求婚

????冯莲花的眼里显现出少女的倾慕,一种像是崇拜一个人一样的倾慕,看着薛冲,轻轻的叹了口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那你想怎么对待我?”

????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显现出一抹娇羞。

????“我想让你做我府上的一个丫鬟,这样的话,既可以掩人耳目,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这就是我先前所说的小小委屈,不知道姑娘能否答应?”

????冯莲花听了,有一种明显的失望,但是还是很快的说道:“这算什么委屈,您能够接纳我进入你府中,已经算是大仁大义,小女子冯莲花在这里谢过薛公子救命之恩,收容之恩!”

????她盈盈的拜了下去,可是语气之中却有愤激之色。

????薛冲有点惶恐:“姑娘,你莫非是觉得丫鬟辱没了你,但是只是权宜——”

????冯莲花没有等薛冲说完就说道:“我知道,我不配做——”

????她忽然再也说不下去,薛冲刹那之间什么都明白啦,她或许还有别的想法。

????薛冲咳嗽一声,避免尴尬:“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见你父神。”

????“啊,不是说好不连累父神的吗,怎么又去?”

????“去了你就知道啦。”

????薛冲的眼神之中散发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冯莲花顿时昏睡了过去,薛冲将她送入了照妖眼之中一处隐秘的空间。

????“小子,不会是对这女人动情了吧?”龙应天吼叫起来。

????“当然不是。”

????“那你为什么却要去沾染青丘,现在可是断魂谷大战的关键时期,你该回去主持大局?”

????“无妨。李靖的追兵在这段时间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正是我重新布局的绝好时机,机会绝不能轻易错过,按照《周易》的算法,乾坤离坎,天地阴阳,错综循环,一旦失机,就是劫数,天地之间真正之强者,不唯有绝顶的武功,还需有绝顶的智慧,顺应天时。玄穹高小败之后,他的气势受挫,反应在天地的气机感应之中,必有漏洞,想必正是应在青丘。”

????龙应天大喜:“天地四时变化,气机循环不息,风水吞吐,乾坤运转,玄穹高虽然是天帝,可是改变不了天地运转的大势,一旦他气势旺盛,自然没有什么破绽,可是他在断魂谷口小败之后,气势受挫,正是我们反击的大好时候。可是世上有鬼方、林魅、长林这些势力,虽然不能和神族和蛮族相比,但是也强过青丘,你为什么要选择青丘?”

????“你说的鬼方、林魅和长林这些势力,的确是可以拉拢的,但是相比青丘,还是稍有不如。青丘现在的实力不行,但却是女娲娘娘当初喜欢的种族,灵性十足,潜力无限,是其他种族无法仰望的,这是其一;其二,青丘和玄穹高仇深似海,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说的也可以是青丘。要和玄穹高作对,需要很大的理由和勇气,唯有青丘最为适合。”

????“小子,我不怀疑你的判断。如果天下要反,第一个起来的肯定是青丘,但是青丘的实力,能够帮到你什么?”

????薛冲就冷笑起来:“临阵对决,摧城拔寨,青丘的实力自然不足,可是世上最能控制男人的是什么,不是金钱和权力,而是女人,世上最好的女人,往往出自青丘。”

????“小子,你想考青丘使用美人计?”

????“是啊,玄穹高的兵力在仙界之中一枝独秀,经营了上百万年,这一次倾巢而出,想要肃清天下,唯我独尊,神族和蛮族就算是我联手,但是其最好的结果,不过就是保持一个不胜不败的态势,保存自己,苟延残喘而已,想要战胜甚至杀了玄穹高,必须要注入新的元素,青丘,就是我首先看中的一种变数。”

????“小子,你的话让我雄心万丈,热血沸腾,你——你不是仅仅要保存神族和蛮族,而是要直接杀了玄穹高,夺取整个天下?”

????这是一种豪情万丈的话,别人说出来,龙应天当他是个笑话,可是由薛冲说出来,龙应天就感到激动。

????但是薛冲下面的话让他激动到无语:“杀了玄穹高,夺取天下,不过是个开始,我最高的目标,是要成就不朽,不朽的道。”

????“不朽?”龙应天呆滞。

????“是的,接下来我就会专注于自己的修为,争取早日达到心灵力不朽的境界,横扫世间,成就比仙王更加伟大的道术。”

????龙应天张开嘴巴,良久才能发声,只好用神念传音:“你想凌驾于仙王之上?”

????#####

????薛冲进入了青丘,四周沟壑纵横,峡谷深山,青葱翠绿,绵延无边。

????好浓郁的灵气,在这青丘之地,果然是修行的好地方。

????看来混沌神树虽然已经被玄穹高毁去,可是青丘之地,本来就是天地绝佳之处,方可以诞生冯莲花这种九尾灵狐。

????上古的时候,青丘得到女娲庇护,倒是常常可以诞生九尾灵狐,让世上所有的男人羡慕到死,可是就算是上古,有混沌神树,有灵珠,一百万年之中,也不易产生一只九尾灵狐。无数得到灵珠修行的灵狐,到死的时候,也不过是成就七尾、八尾而已。

????现在的青丘,就算冯田还有底牌,存有古老流传下来的灵珠,可是数量肯定不足,这冯莲花能够修成九尾,资质那是绝佳,将来能够成就的美貌,恐怕不在所思公主之下。仅仅是现在,冯莲花的美貌,已经可以和元璧君这种女人相提并论。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薛冲来到了青丘主君的寝宫。

????此时的冯田,正在寝宫之中和手下的谋士冯宇商量对策。

????“主君,太师和高公公已经封锁了青丘,派人带话给主君,快快交出莲花小姐,否则立即要屠杀整个青丘!”

????“这,这孩子哪里去啦,难不成她心高气傲,连青妃都看不上?”

????“小姐的性子,主君您是知道的,恐怕就是这样,而且看起来,小姐居然能够从天机绝杀大阵之中逃走,出了这样的事情,陛下当然不会放过我青丘。”

????“可是莲花没有回来,难道陛下真的不会放过我青丘?”

????“这是大有可能的事情。主君,青丘在陛下的眼里,不过是弹丸之地,可是在我看来,天庭现在正在断魂谷大战,为了安抚各方,陛下不大可能在这样的时候屠杀我整个青丘,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告诉太师和高公公,小姐没有回来。”

????“不错。天庭要灭我青丘一族,随时都可以办到,看来莲花逃走,陛下是觉得伤及自己的脸面,想要我青丘给他一个说法。”

????“正是如此。”

????冯田大惊,退后五步,看着面前的男人。

????薛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这里,但是并不显得突然,似乎薛冲的身上,有一种奇异的节奏,他一旦进来之后,这里的一切都以他为中心,风水和气运甚至是所有的物品,都似乎是专为薛冲而设。

????这虽然是一种感觉,但是自然而然,一点也没有斧凿的痕迹。

????这就是心灵力的妙用,可以在不知不觉之间改变一个地方的风水格局,让一切都向着薛冲有利的方向发展。

????这种感觉一旦产生,冯田本来要立即出手的心态立即被遏制,挥手制止了冯宇的出手:“你是谁?”

????“我就是当今太子。”薛冲以黄玉郎的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

????“太子!”冯田大惊,可是定睛一看,果然是太子,立即参拜,“小人不知太子大驾光临,未能远迎,还请陛下降罪。”

????他甚为惶恐,不知道薛冲以太子之尊,为什么会这样私自进入他的寝宫,而且更加让他感觉到震惊的就是,太子的功夫,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居然可以无声无息的进入自己最隐秘之地,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

????青丘虽然实力不算太强,但是主君的寝宫,向来都是戒备森严,但是薛冲居然像是进入自己家里一样进来。

????“没什么,本太子私闯民宅,没有吓到你们吧?”

????“没有,没有,恭迎太子大驾光临,青丘蓬荜生辉。”冯田冷静下来之后,把心一横,想的是:反正青丘现在是砧板上的肉,唯有小心应付是不会错的,真的要灭族,那也是无法可想。毕竟,这种事情,惊动太师,已经是天下大事情啦,何况还惊动了高公公,还有就是更加尊贵的太子,仅仅是从这种阵仗,他已经预感到青丘在劫难逃。

????事实上,玄穹高在高公公离开之前就已经下令,先等这一次的事情平息之后然后再找一个由头,将青丘大肆杀戮一番,以报此辱,至于冯莲花,当然是必死无疑。

????“现在情况紧急,虚礼就免啦,如果不是事态紧急,本太子实在也不愿抛头露面,可是事关莲花公主的生死,在下不得不亲自来一趟青丘,冯田伯父,请受小子一拜。”

????薛冲在刹那之间跪拜了下去,行的是大礼。

????这可将冯田吓坏:“太子,您这是什么意思?”他就算是多历风霜,可是脸也已经吓白啦。

????“冯伯父,我和莲花公主虽然没有夫妻之名,但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小子这一次来,就是向伯父提亲,希望可以得到伯父的允准?”

????这一出戏码,薛冲早已经酝酿多时,本来还担心冯莲花不愿意,可是让她做自己府上一个小小的丫鬟她都愿意,薛冲再也没有担心,放手施为。

????“这——这可是小女天大的福分,我自然是答应的,只是——只是陛下已经册封小女为青妃,实在是无能为力。”

????薛冲就轻轻一笑:“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天下皆知,父皇的圣旨已经下来,青丘无法拒绝,否则难免灭族的命运,冯伯父想必是清楚的?”

????“我清楚。”

????“可是冯莲花小姐却逃了出去,陛下不能找到她,自然要迁怒于青丘,青丘也难免灭族,这你也是清楚的对吧?”

????“我清楚。”

????“实不相瞒,冯伯父,这些本太子都清楚,只怪我和莲花公主一见钟情,已经私定终身,如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希望冯伯父能够传书四方,就说在接到陛下诏书之前,太子已经私见了莲花公主。这样一来,陛下的脸面算是保住啦,他总不成和自己的太子抢女人,您说是吧?”

????冯田听到这里,激动落泪,噗通一声跪下:“太子,您真的是我们的恩人,是啊,这样一来,小女有了好的归宿,而青丘也免去了一场浩劫,真是太好啦。”

????薛冲就冷笑起来:“这好是好,但是本太子可就成了父皇的眼中钉,夺其所爱,不知道主君你有什么诚意?”

????“小女,小女不是为了报答,嫁给太子了吗?”

????“笑话。区区一只青丘的九尾灵狐,难道就可以断送我黄玉郎的天帝之途?而且我实话告诉你,我和莲花公主之间,清清白白,我这一次纯粹就是为了帮助你青丘才做出如此牺牲,她以后,以后在我府上名义上是太子妃,可是其实只是一个丫鬟。”

????“太子,老朽明白了,您这是纯粹的帮我,帮小女,帮我青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啦。”冯田彻底的被折服。

????“你,出去!”薛冲向冯宇下了命令。

????冯宇横了薛冲一眼,在冯田的眼色之下,离开了寝宫。

????自冯宇离开的一刹那,薛冲的眼中射出一道白光,将他对于刚才的记忆抹去。

????“太子,你这是干什么?”

????“我只是抹去了他对于刚才的记忆,其余的伤不到他。我们今日要谈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是,太子究竟要我做什么,直接吩咐下来就是啦。”

????薛冲微笑:“莲花公主就在这里,我给你们护法,她会告诉你我和她之间的事情。”

????当冯莲花出现在冯田眼前的时候,冯田简直不敢相信,可是实实在在的,眼前就是他的女儿。

????薛冲自然不能掉以轻心,太辛和高灵就在青丘之外,他必须用阵法护持住冯田和冯莲花,不然他们父女相见,很可能就会被探子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