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狗亚体育ios版网 > 虐仙记 > 第1502章巨肥之猪
????第1502章巨肥之猪

????玄穹高上帝回到了南坞行宫。

????这里是他现在最主要的寝宫,位于天龙峡谷龙脉的最深处,占据龙脉的龙眼位置,享风水宝地之利,俯瞰整个天龙峡谷,也是战略要地。

????“陛下,这个小子身上颇多古怪,您为什么不杀了他?”太上道君的声音嘶哑的传出。

????“杀不了。”玄穹高坐下,眼观鼻,鼻观心,脚心外翻,似乎在打坐。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太上道君震惊莫名。

????听到这样的话,他立即沉默了。这种时候,再叨扰的话,就是不知好歹啦。

????“是的,朕现在的确杀不了他。你一定想知道原因?”玄穹高并没有隐瞒。事实上,玄穹高清楚,在太上道君面前隐瞒,并没有什么好处。当然,玄穹高也清楚,该对太上道君隐瞒的,自己绝对不会告诉他。

????“是的,陛下,您的功夫千百倍于这个少年,为什么杀不了?”

????“因为我感觉他身上的力量,毁天灭地,似乎不在佛祖之下,而且,这个少年可以将全身的秘密,完全的隐藏,即使是和他面对面,咫尺之间,可是朕的天机精神术,依然什么也察觉不到他身体的秘密,几乎可以确信,此人身份神秘,况且朕已经出手要剪除他,但是朕偷袭在先,却还是吃了亏,所以朕决定收手。”

????“可是陛下,这里是天龙峡谷龙脉,这里是您的根本重地,有人这样进入您的心腹地带窥探秘密,您竟这样轻易的放过了他?”太上道君的脸色血红,真正的愤怒啦。

????“这有什么办法?朕杀不了他,难道你能杀得了他?”玄穹高脸上出现的是揶揄的笑容。

????“我当然杀不了,但是陛下……这难道不是你害的?”太上道君此时似乎已经忘记了君臣之份,面目狰狞,十分恼怒。

????“太上,你这又是何苦?朕做错了的事情,你又何必一直挂在嘴上?”

????不知何故,面对如此无理的太上道君,玄穹高说话的口气似乎还有愧疚之意。

????“陛下,当初您强行要审问太子黄玉郎,趁他晋升仙道第七重至仙境界的时候强行摄拿他的本命元气,试图摸清他独门绝技心灵力的秘密,我就再三的劝过你,父子亲情,从伦理上而言,也不该做此伤天害理之事,可是陛下一意孤行也就罢了,为什么不听我的劝告让太辛或者高灵去为陛下做这件事情却要亲自动手,终致于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这一点上,朕的确是大意啦。不然的话,朕也不会遭到暗算,身受重伤,而你……也不会跌落到今天的境界。”玄穹高说这些话的时候,充满了愧疚之意。

????此时太上道君的境界,仅仅是仙道第八重圣仙层次的巅峰,活生生的从以前的帝仙中期层次跌落下来,现在掌握苍穹国度,也是勉强为之,根本不可能将金仙绝杀大阵催动到以前的境界,磨灭一切存在。以前的玄穹高上帝,一点也不害怕道祖和佛祖,可是现在,他不得不害怕,因为天庭之中已经没有能够制约这两大巨擘的存在。

????“三百年前神族那一次偷袭,不仅伤了陛下您,小的也遭受重创,非有三百万年的艰苦修行,不能恢复境界,而陛下,若是我猜测得不错,您受到的伤害更大,似乎无法修复?”太上道君直接有问。

????玄穹高冷笑起来:“荒唐!谁说我遭受的损伤是无法修复的?只是受的伤害的确是不轻,需要更多恢复的时间而已,三百年前,王中流埋伏在太子密室之中,使用恶魔果实偷袭于朕,使得朕和你都遭受到重创,朕当初没听你的话,以致于酿成大错,你心中有气,怨恨朕,责怪朕,朕都可以接受,可是你不能空口白牙说瞎话。”

????“是,陛下,微臣有错。只是,今日这小子陛下居然杀不了他,却是蹊跷之极,陛下难道甘心让一个外人在您的根本重地耀武扬威?”

????“你如何看这叫官天的少年?”玄穹高很快问。事实上,他不想太上道君太沉浸于三百年前那一次大败,差一点丢掉性命的大败,每一次提起此事,玄穹高都想转移话题。

????可是太上道君的回答没有让玄穹高如愿:“陛下,这少年和三百年前那一次狙击的人或许脱不了干系。”

????玄穹高皱起了眉头:“何以见得?”

????“陛下,此事很简单,三百年前的王中流使用恶魔果实在太子府邸密室之中狙击陛下和我,就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瞒过了陛下的感官,这才酿成大错,这一次这个叫官天的小子,居然可以无声息的靠近陛下身后三百步的距离方才为陛下察觉,陛下难道没有想过相似之处?”

????“有理!朕倒是一时没有想到这个联系上来,现在想想,倒也是大有可能,会不会,老三并没有死?据说老三的心灵力,就可以欺骗修行者的神念扫射,达到使用符雷狙击修道者的目的?”

????“太子如果没死,为什么不现身出来和陛下相见?”

????玄穹高思忖良久:“不错。太子若是不死,也早该现身和朕相见了。可是,当王中流狙击朕的那一刻,朕也释放了大天机神雷反杀王中流,而朕当时感觉到王中流的身上有太子的气息,老三就算武功再高强十倍,也应该死啦,隐藏神念的高手,除了王中流,世上也还有许多,为什么一定要和王中流联系在一起?”

????“陛下,当年断魂谷一战,神族王中流使用恶魔果实一举杀死我天庭十万精兵,托塔天王李靖也差一点折在此人手中,可是……陛下想想,自始至终,这个狙击高手是王中流的消息,都是神族放出来的,三百年前在太子府邸密室狙击陛下的高手,我们也认为是王中流,可是陛下……虽然据说神族已经阖全族之力锻造出了恶魔果实,但是有了恶魔果实,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威胁,毕竟,道术修行者的神念强大,方圆百里之地的风吹草动,都会被感知,恶魔果实这样的绝世杀器也不会对陛下这种强者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可是,若是有能够躲避神念勘查的高手,将恶魔果实用在近距离之下,则对任何人都是大威胁。陛下,三百年前的王中流就是具备这样的本事才被轩辕帝皇看中用来暗算陛下,这一次这个叫官天的少年人,依然可以靠近陛下身后三百步才被陛下察觉,这至少可以说明一点,这个少年具备在修道人之前隐藏自身的能力。这样的人,不正是最危险的敌人吗?陛下今日轻易的放过了这个少年,是不是担心他身上也有当初王中流身上的恶魔果实一样的绝世杀器?”

????“正是如此。其实,这才是朕匆匆远离这个少年人的主因,遭受上次王中流的暗算至今,朕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你也需要好好用功,好在天机布袋之中还有海量的备用资源,现在朕将苍穹国度凝练之后带在身边,虽说其中有孙大圣、观世音这种不稳定的因素,可是毕竟心中踏实,一旦感觉有危险,自然要尽早避开,王中流当年那一次狙杀,伤了朕的五脏六腑,元气大损,若不是朕一百多万年来一直修炼天机破灭神功,随时将自己的身体元气变化成微尘,王中流当年那一击,早就要了朕的命!天机破灭神功,乃是最强的防御之术,以损伤身体本命元气为代价,强行将身体分解成颗粒,并且凝聚成蛋壳状的防御阵法,将伤害降到最低,使用一次之后,短期内绝不能再次使用,否则的话,会遭受了比之前十倍以上的伤害,若是这官天的少年身上有狙击神器,朕岂非要殒落在这里?”

????“陛下,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连陛下您也担心这个官天就是神族的王中流,这是你今日离开的理由?”

????玄穹高的脸色有些难看:“太上,你非要说破朕的心事,当真是不给朕留下一下颜面啦?”

????看得出来,他很恼怒,他不想承认是自己怕了这个少年,可是太上道君没有罢休的意思。

????“陛下,既然今日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那我太上就想知道一个事实,当我的境界跌落到圣仙层次以后,我就没有想过还能活多久,陛下,你准备让我活多久?”

????“这是什么话?朕当初就向你承诺过,如果朕可以顺利晋升仙王,绝不会牺牲你,若是不能,自然要将你融入朕身体之中以冲击仙王的境界,现在还没有到朕冲击仙王的时候,你担心个什么?”

????太上道君的语气冰冷:“遭受王中流这一次狙击之后,陛下,你我都受了重伤,几乎不可弥补的重伤,你想靠自己的修行晋升仙王境界,在我看来,基本上没有可能啦,剩下的一条冲击仙王之路,那就是牺牲我的本命元气,全部融入到你的身体之中,我知道,迟早你会牺牲我。”

????他是苍穹国度的器灵,修成人之后,天赋异禀,居然接连突破,成就了帝仙中期层次的恐怖成就,自然不想死,而且在心中想要摆脱玄穹高的控制,可是他是玄穹高豢养的器灵,他的弱点,他的一切都在玄穹高的掌握之中,尤其是他的本命元婴,早已经奉献给了玄穹高,根本无法摆脱玄穹高的控制,玄穹高可以决定他的生死,无法反抗,现在知道玄穹高遭受重创,自身恢复无望,必须得自己融入他的本命元气才可能晋升仙王境界,太上道君的心情,其实是非常痛苦的。

????想想,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修行者,上百万年的修行,成就帝仙的恐怖成就,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奋斗的意义何在,生存的意义何在?

????最重要的,是不甘心。

????“不是。看来你想歪啦,太上,你得知道,自己领悟修行妙谛晋升仙王境界,那才是最强大的仙王,否则的话,我即使利用你融入自身晋升仙王,恐怕也无法达到仙王的绝顶层次,对我最终的修行甚为不利,难不成我是傻子,想自己害自己?当然啦,必须得牺牲你的时候,我会给你优待,绝不会让你再世为人的时候遭受坎坷,你或许能够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达到帝仙的绝顶成就,不必担心的,资源朕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太上道君叹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希望陛下能够信守诺言,我……我这辈子替陛下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相信陛下绝不会亏待我的!太上今日失言啦,还请陛下不要怪罪?”

????玄穹高大笑:“你我一体,怪罪什么?再过三天,只要三天之中我的身体没有异常现象,我就会重新成为以前的玄穹高,即使是王中流手中再有恶魔果实,朕也不放在心上啦,相信朕,我们的前途十分光明。”

????太上道君大喜:“陛下,您……是说以后即使再遇到像是三百年前王中流那样的刺杀,您也不会害怕啦?”

????玄穹高傲然一笑:“不错!所谓是吃一堑长一智,三百年前中了王中流的暗算,若非朕修炼了天机大破灭之术,早已经死在他处心积虑的狙杀上,可是,即便如此,朕也因为王中流那样一次偷袭,遭受几乎无法修复的重创,五脏六腑甚至神魂都受到无可修复的重创,可是谁也不知道,朕早有预案。朕早就替自己设想过可能遇到这样强悍无比,无法抵挡的攻击,修炼成此神功。只是朕当时的假想敌是鸿蒙和佛祖,因为只有他们,以仙王的威能再利用造化神器,肯定可以制造出媲美大天机神雷、恶魔果实、大天魔诛仙神雷这种毁天灭地的绝世杀器。可是万万想不到的,神族这么快就锻造出了恶魔果实,这一次,神族为了阻止朕攻占其地,果然是下了血本,朕早有耳闻,神族为了锻造这恶魔果实,不惜杀了神族的子民锻造这恶魔果实,仅仅是锻造一枚,也要耗费数十万年的时间,何况是两枚?当初王中流在断魂谷已经使用了一枚,杀我天庭十万精兵,恐怖无边,而这一次,王中流又以之狙杀朕,给朕造成了恐怖的伤害。现在看来,神族已经将辛苦锻炼近百万年的绝世杀器全部消耗,朕不相信,神族还能有第三枚恶魔果实!哼,当初好在朕早有准备,修炼成可以瞬间将自己化身尘埃的大天机破灭之法,当王中流当时伟大狙击来临的时候,果断施展,刹那之间化身尘埃。虽然也因此受到重创,可是毕竟活下来了,而且朕的境界并没有从帝仙的巅峰层次跌落,而且,在我天机布袋之中,还有仅存的唯一一枚造化神器,朕本来是用之以晋升仙王境界的,可是现下却只能用来恢复伤势,三日,再过三日之后,王中流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朕会恢复如初,这几日正是朕恢复的关键时期,不杀这个叫官天的少年,也是为了在恢复之前不要多生枝节。”

????太上道君叹息:“陛下,您果然不是怕了这个少年,可是,你为什么不要我动手?”

????玄穹高的脸上就显现出一丝玩味的神色:“你以为,你加上你手上的苍穹国度就可以将这个叫官天的少年封印擒拿吗?”

????“为什么不能?陛下,你不应该小看我,我的境界现在虽然只是圣仙的绝顶层次,可是苍穹国度强大无比,已经接近造化神器,只要不是仙王,世上所有人,包括这个官天,都是我囊中之物。”

????太上道君满脸血红。

????“哼!”玄穹高上帝一拳击出,并不反驳。

????但是他这一拳,却是实实在在的击了出去,穿透层层时空,到了一个荒废的星球——黑月大陆。

????轰隆!!!!!!!

????绝世无匹的力量狂涛之中,这座星球直接被打爆,本来就是废墟的这座星球,活生生被这一拳给击碎,四面八方散落到苍穹宇宙,成为星云、碎片乱流。

????好好的一座小型星球,刹那之间被玄穹高这一拳给肢解,消失在宇宙中。

????太上道君愣住,知道玄穹高这是施展了隔山打牛神功,仙界似乎毫无所觉,可是已经将黑月大陆给毁灭。

????一拳,仅仅是一拳的力量,毁灭一片大陆,一颗星。

????“看到我拳头的威力了吗?”

????太上道君露出真正的叹服之色:“陛下武功,冠绝古今,就力量而言,已经完全不在鸿蒙和如来之下,可喜可贺!”

????玄穹高冷笑:“这并没有什么可贺的,朕刚才向这个叫官天的少年出手,使用的力量,和刚才击爆黑月大陆的力量,一模一样!”

????“哇!这……这么大劲儿?这少年,难道世上真有如此大奇人?”

????太上道君终于震惊,眼睛瞪大,充满惊骇。

????“哼!这个官天不声不响的接住了朕的突袭,记住,是突袭,仅仅将天龙峡谷龙脉击沉了百十丈,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的实力不在陛下之下?”

????玄穹高颔首:“不错!此人比之当年的石猴,强大了百倍,你用苍穹国度,未必不能成功,可是也大有可能失败,我们何必冒这个声名扫地之险?现在观世音娘娘和孙猴子蠢蠢欲动,我们行事必须谨慎,其实,在朕看来,要对付他不难,我看他的境界不高,居然只是至仙的层次,力量再大有个屁用,还不是蛮力一身?再说啦,现在就算把他杀啦,也得不到什么实质的便宜,可是……如果能够收为己用或者是得到他的元气精华,朕或许现在就可以立即晋升仙王境界,这小子能有如此力量,又如此年轻,吞食了他的仙灵,好处或许不仅仅是晋升仙王,还可以改造朕的根骨。”

????太上道君大喜:“对对对,陛下,这个少年如此力量,惊天动地,可是境界低微,杀之犹如杀猪,也不急在一时,这样一头巨肥之猪,陛下不是不杀,而是……”

????玄穹高笑起来,阴恻恻的笑起来,太上道君凑趣,哈哈狂笑,似乎薛冲已经是他们腹中的肉,玄穹高也已经因此晋升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