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狗亚体育ios版网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陶罐的秘密
    “打开……”

    恍恍惚惚间,突然响起了这么一个声音,林涛脸色当时就变了变,呵斥道:“谁在说话?”

    没有回音。周灵绣正抬头看着两边高大的雕像,听到林涛喊叫,就回头看他:“怎么了,那里有人说话?”

    “你们没听到?”林涛不由得皱起眉头。

    “听到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周灵绣嗔了他一句。

    “不可能啊!”林涛低头想想,心里更加的疑惑了,他刚刚明明听到一个声音,还叫他“打开”,难道是幻觉?到底要打开什么?

    他目光一扫,突然发现大殿的前面的高台,放着一个土里土气的陶罐子,和周围的灰色雕像极其不搭边。

    他越发觉得这罐子诡异的很,就在这时,他又听到那个半死不活的声音:“打开……”

    林涛怒了,对着上面就破口大骂:“日你他妈的,到底让我打开什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了?”

    其他几人一齐看他,周灵绣秀眉一扬,说道:“林涛你疯了吗?你到底在跟谁说话,你没事吧?”

    一听这话,林涛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迷迷瞪瞪的看着周灵绣道:“我刚才太激动了,总是听到有个声音,说什么打开,我实在忍不住了。”他也搞不懂自己怎么会突然如此生气。

    “什么打开,打开什么?”周灵绣眉头皱了皱,问道。

    “就是说啊,可能是我听错了。”

    苏梦龙也道:“是啊,林大哥,你这时候可别神神道道的,吓我们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发现跟着你走,就没发生过好事。”

    林涛白了他一眼,“你小子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我们好说歹说不让你跟着来,你非要来,现在能理解我们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苏梦龙看那样子都要哭了,说道:“这回我是真理解了,下次你们就是求我来,我要是再没皮没脸的来了,我都名字倒着写,祖坟冒青烟,一辈子娶不到媳妇。”

    这时,苏梦龙背上的张北悠悠醒转了,说道:“你不用发誓,就你这条件,这辈子也没有姑娘看上你。”

    苏梦龙闻言,把张北往地上一摔,张北“哎呦”的叫了一声,从地上很勉强的爬了起来。苏梦龙道:“你小子忘恩负义,亏我还好信背着你,不说我两句好话?”

    张北笑道:“好话也有,就是放在你身上不太适用。”

    “我看就是刚才外面那禁制手段太轻了,怎么没把你小子给电死。”苏梦龙愤愤的说。

    突然,大殿之外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紧接着大殿就摇晃起来,桌子上的贡品稀里哗啦的散落一地。奇怪的是,只有摆在正前方高台上的那个陶罐子岿然不动,好像粘在了那里。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地震了?”

    数秒钟之后,摇晃渐渐的停止了,林涛舒了一口气,说道:“看来那个罐子确实有问题,既然一直让我打开,那我们姑且就打开吧。你们看着我做什么,为什么还用那种表情?”

    林涛看看周灵绣,又看看褚功瑜和其他几人,意识到他们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身后。

    “呼!”

    他感到背后突然无地起风,就意识到不对,也来不及回头,直接来了一个半蹲,半条腿向后面扫去。

    他这一脚很重,但踢到了身后那个东西,却忽然顿了一下,好像踢到了一根柱子,那东西一动不动。

    林涛这才想起,他气海已经封闭了,一时半会又打不开,只好就势向前翻滚两圈,和身后的那东西拉开距离。

    “你没事吧?”周灵绣挡在他前面就问。

    林涛回头一看,他刚才站着的那个位置,身后的雕像一阵摇晃后,表面一层石灰突然脱落,活了过来。那雕像复活后,就一斧子向他砍去,如果他稍晚了两三秒,此刻已经脑袋搬家了。

    那雕像一击不中,又向林涛他们移动过来。几人都没有真气,只好四处逃窜,就这么不大一会的功夫,大殿里的几座雕像一个接着一个的表面开裂,活了过来。

    这些雕像里,拿着的兵器也不尽相同,斧子,大刀,流星锤,点钢矛,甚至还有一个挂着长弓的,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

    林涛心里叫了一声,真他妈的要命,拔腿就向殿外逃窜。那殿门早不关,晚不关,偏偏这时候“咣当”一声关闭了。

    这声音在大殿里久久回荡,林涛心都凉了,不得不转身正面面对这些石像。

    那些雕像力量虽然很强,走路都震的大地晃动,也不是没有缺点。他们速度明显缓慢许多,远远不如林涛灵活。

    林涛像个苍蝇,在大殿里来回乱窜,和那些雕像拉开距离,然后暗暗调动真气,解开气海的封印。

    那雕像似乎看出他的目的,放弃了追逐众人,拎着大刀铁锤就“咣当咣当”的向林涛走来。

    林涛只好放弃,一个闪身,又躲的他们远远的。那两个雕像好像认准了他,紧追不舍。

    “你们帮我拖延点时间,我要解开气海封印!”林涛对几人大喊。

    周灵绣点点头,一剑砍中雕像的大腿,那雕像立刻被吸引过去,这一剑给林涛争取到了一点时间,也让周灵绣陷入苦战。

    林涛抓住时机,凝气,聚气,冲开气海一气呵成,顿时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他抬头一看,周灵绣已经被逼退墙角,一个雕像正举着流星锤向她砸去。

    没有丝毫迟疑,林涛一口气就打出了十几道真气,外加一道虚空小手印。真气和手印打在雕像身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那雕像只是顿顿,回头看向林涛,向他走来。

    林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说幸好这雕像智力不怎么高,如果刚才那一下,那流星锤砸了下去,周灵绣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他又给了其他雕像每个一下,那些雕像被他吸引,纷纷向他缓缓移动。

    利用林涛争取到的时间,其他几人也冲开了气海。

    林涛这边,正被雕像追的东西逃窜,躲过一锤子,又来一砍到,几乎无招架之力。其他几人恢复后,林涛就立刻大叫:“遛狗,遛狗!”

    苏梦龙还不明白,苦声道:“林大哥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赶紧想办法脱身吧!”

    “轰!”

    话音才落,一个大铁锤砸向林涛,他侧身一闪,那铁锤砸向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地砖立刻碎成粉末。林涛吃了一嘴的灰尘,连连吐了四五口,喊道:“我他娘的让你们帮我吸引吸引火力,你再磨叽一会,老子就要成肉泥了!”

    几人这才会意,立刻分布开来,一人一下,真气打在那群雕像的身上。掉线立刻被吸引走开,让林涛有了短暂的喘息时机。

    几人都是十分的小心,雕像往这个人的方向移动,对面的人就用真气轰击解救。但他们的攻击,对雕像毫无效果,只能起到吸引注意力的效果,不能将之摧毁。

    一时间,大殿里金光四射,高台上杯盘狼藉,供果几乎快被榨成汁了。

    不大一会儿,几人的真气就见底了,褚功瑜和周灵绣情况好些,张北和苏梦龙这两人没那么好的底子,已经是穷途末路,靠回气丹苦苦支撑了。

    周灵绣站在大殿另一角,隔空喊话道:“林涛,快想想其他办法,我们都要坚持不住了,这么下去不行!”

    张北也喊道:“看来敌人打不到,我们自己要完蛋了。你们努力坚持,我要先不行了。”

    话一说完,整个人眼前一黑,就地就软摊下去。

    苏梦龙叫了他一阵,没什么反应,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人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也太不靠谱了。你们坚持一下,我也感觉自己差不多了。”

    说完,人也跟着昏倒躺尸去了。

    林涛暗骂了一声,这两货,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眼下不但要和雕像周旋,还要顾全他们两人的性命,实在是难办。

    苏梦龙和张北晕倒后,形势登时逆转,紧靠着周灵绣和褚功瑜两人苦苦支撑,几乎呈现一边倒的局面。

    林涛不时的出手,眼前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击败这些雕像,但眼下看似乎不大可能。或者破解大殿内门的禁制,这也是林涛现在正在解决的问题。

    眼看着,周灵绣陷入险境,褚功瑜又来不及救护,林涛赶紧出手打出真气。结果这一打,真气失去了准头,直接撞上了摆在高台之上的那个陶罐子。

    令人意外的是,那陶罐子没有破碎,反倒把真气吸收了。陶罐子正面贴着一张符篆,经这么一下,立刻暗淡了几分,符篆上的字也模糊不清了。

    那些雕像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不再理会褚功瑜和周灵绣,直愣愣的向林涛扑来。

    林涛一看有戏,瞬间又打出三道真气,被陶罐子吸收后,那张符篆“滋滋”的一声,突然自燃起来,化成一小撮的黑灰。

    ……